您當前的位置是:首頁 > 走進鳳岡 > 地域特色
長磧謝氏牌坊考
  字號:[]  [我要打印][關閉] 視力保護色:

遠眺長磧牌坊。

  謝氏牌坊概況長磧謝氏牌坊(亦稱牌樓),位于鳳岡縣新建鎮(原新建鄉)長磧寨前的洪渡河石板古道從牌坊下通過,連接過河跳礅,是出入長磧古寨的必經之道。一九八七年版《鳳岡縣文物志·二》載:“新建鄉長磧村有一條河流,名紅(洪)渡河,自正安縣謝壩流經長磧,注入大水河。其河左岸,南北向建有牌樓一座,雄偉壯觀,為我縣牌樓中佼佼者”。

  從牌坊上的銘文得知,牌坊是為旌表長磧寨朱儒景之妻、朱煐之祖母謝氏而奉旨修建的。謝氏一生守節奉孝,勤勞持家,慈愛育嗣,敬奉雙老,美德傳遍鄉梓。為彰表謝氏美德,嘉慶二十二年(1817年),由貴州省提督學院張某某、巡撫部院朱某某(據《清代大學士部院大臣總督巡撫全錄》載:“朱理,嘉慶二十一年十一月以刑部侍郎授貴州巡撫,二十四年三月卒”。因此,巡撫部院朱某某應是朱理)兩人共同題奏朝廷,至嘉慶二十四年(1819年)獲得圣旨旌表,朱謝氏后人即開始籌建,至道光二十七年(1847年)節孝牌坊才修造完工

  此牌坊從提請到獲批足有兩年時間,可見清代要批準建造一座旌表地方人物德賢的牌坊,條件要求應該是比較苛刻的,其審批程序可能也較煩瑣。又,從獲批籌建到竣工耗時30年,亦明該牌坊在建造期間,可能遇到了資金、人力、技術等諸方面的復雜難題,才會導致代人三十年建一坊的漫長歷程。

長磧牌坊背面全貌

  長磧謝氏牌坊,雖然飽受170多年的風雨滄桑,又遭遇上世紀特殊年代的政治蕩滌,但它依然屹立在洪渡河畔,是一顆亮麗明珠,成為長磧古寨光耀的門面,亦是鳳岡縣珍貴的文物保護單位。有專家認為,它是以“畫像磚”為主要構件建造的一座藝術品,有重要的文物保護與歷史研究價值。

  為了對該牌坊有個較為全面的了解,筆者反復查閱相關資料,又數次親臨實地調查,并借助高科技的數碼相機與高倍長焦鏡頭,對牌坊四面整體與局部逐一拍照,在電腦上放大進行認真探究

  初步曉,整座牌坊系石灰沙漿與磚石混合砌筑,外形為四柱三門三樓的牌樓型結構,開寬約9米,通高約11米,四根柱子底座為青石鑿成,各高1.7米、長2米、寬0.7米,明間柱子伸出牌樓立面構成拱形。牌樓上有題額一塊,額坊三塊,橫批三塊,正面題額書“紫誥天長”,背面題額書“玉潔冰清”,兩面額批均豎向陰刻“圣旨”二字,正面橫額陰刻“旌表本邑庠生朱煐之祖母謝氏節孝坊”,背面橫額陰刻“旌表本邑儒童朱儒景之妻謝氏節孝坊”。兩側次間柱子伸出排樓立面,亦構成拱形,門上有額坊三塊,橫批兩塊,均以卷草紋裝飾。其額坊銘文、柱子對聯,雖然還殘留有大量后期涂上的石灰沙漿覆蓋,但其文字基本都能辨認。

  謝氏節孝事跡

  筆者數次深入古寨采訪當地老年人,得到朱克文先生等熱心人士的大力協助。根據他們提供的口碑和資料,結合牌坊銘文、對聯及長磧《朱氏族譜》的記載,初步得知:長磧牌坊旌表主人謝氏,乃正安州(今正安縣)謝壩馬子窩富戶謝平儒之次女,生于乾隆五年(1740年),幼時入私塾讀經識禮。乾隆二十三年(1758年)謝氏18歲時,尊父母之命、應媒妁之言,出閨閣入龍泉縣屬長磧寨,嫁給殷實人家儒童朱儒景為妻。夫妻生活十年后,乾隆三十三年(1768年)夫朱儒景因病離世,至親侄室又或病或亡,唯留下堂上雙老和倆親生幼女。時年謝氏僅28歲,遭此變故,痛不欲生。為了服侍失子之痛的年邁公婆(即朱儒景的親生父母)和哺育年幼二女,謝氏放棄隨夫尋死的念頭,自此只身守節,頑強地生活下來,挑起家庭重擔,使二老得以安度晚年,養育兩個女長大成家。

長磧牌坊正面全貌。

  彼時,有朱儒景之嫡堂孫子朱煐,尚在襁褓哺育之期,其父母便早逝。謝氏遵照公婆心愿,抱養朱煐為孫,以撫孤續儒景一房香火,承繼一室家脈。從此,朱煐的養育讀書,處事成長及婚配立家,全是依賴謝氏的傾力付出。有了謝氏的良苦調教和慈愛培育,加之朱煐自幼聰慧,又勤勉苦讀,至二十八歲時得以中榜入庠(考取秀才功名),獲得升斗之祿(當公差)。

  在公婆年邁多病的晚年時段,謝氏又不分白天黒夜,親自為雙老熬湯燉藥,喂服調養,從未有過半點懈怠。當公婆相繼離世時,謝氏又竭力安葬,盡心按照習俗哀禮培墳祭祀。

  謝氏的青年矢志,皓首完貞,養育繼孫成才,孝敬公婆壽終,與鄉鄰和睳友善等德賢事跡和美譽,在周邊鄉村、鄰近縣域均廣為傳揚。當時,有龍泉縣縣長何應陶,儒學教諭楊某某、訓導黃某某,親臨長磧調查了解,證實了謝氏心同冰潔,勤苦紡績,辛勤持家,敬老哺幼之事實,一致認為謝氏的作為應當受到旌表彰揚。于是由龍泉縣政府上書貴州省政府,請求旌表謝氏。省政府收到龍泉縣的請表書后,于嘉慶二十二年,由省提督學院張某某、巡撫部院朱理人合奏朝廷,請表謝氏節孝美德。嘉慶二十四年,皇帝降下圣旨,準予旌表。

  謝氏享年幾何

  謝氏青年喪夫守節,勤耕苦織,維系著整個家庭的一應之需。但一婦道人家,上要照顧老人壽終正寢,下要哺育幼小成人,可謂艱辛至極。當朱煐獲取微庠功名后,一邊為差,一邊置田,同時開設染坊染布,加之經營有道,其家境漸漸寬裕起來。謝氏節孝賢德獲圣旨旌表后,朱煐便著手為祖母籌劃修建牌坊,請人撰文撰聯。

長磧牌坊正面橫額

  據朱煐墓碑記載,朱煐生于乾隆四十一年(1776年),歿于道光八年(1828年),享年52歲,膝下兩男一女。又據謝氏牌坊銘文載,嘉慶二十四年奉旨旌表,道光二十七年(1847年)由“曾孫廷覲、廷光,元孫學曾、學三、學五敬建”,牌坊才告竣工。故此得知,朱煐于牌坊竣工前19年已經去世,而建此牌坊的直接承辦人員是謝氏的曾孫、元孫輩,即朱煐的兒子、孫子們。

  據上史料,筆者推測,謝氏36歲抱朱煐為孫,79歲獲得圣旨旌表,此時朱煐43歲,正是兒女們20歲左右年齡,需要課讀求功名和成家立業。因此,雖是得到了旌表圣旨,朱煐卻因要維系家庭開銷和籌辦兒女們的婚嫁事宜,銀兩開支必然不小,如果這時再修建牌坊,財力肯定不濟。因此,朱煐只得先著手請人撰文作聯,訂燒畫像銘文磚塊,作一些修建牌坊的前期準備工作。當條件具備欲修建牌坊時,朱煐卻又不幸中年病故,以至修造牌坊的大事就這樣落在了兒孫輩人身上。

  牌坊有聯曰:“四七矢志扉他德言容工照日月,□十完貞云間孝義節烈重河山有文曰“苦志守節四十七載,現年七十五歲”; 又文曰“氏七十七歲,守節四十九載一乃謝氏七十七歲(嘉慶二十二年)時所撰,這正是省提督學院、巡撫部院向朝廷題請的時間。一乃謝氏七十五歲(嘉慶二十年)時所撰。從這三則文句分析可知,朱煐在省府提請表奏之時和之前,就已著手請人撰文作聯了,這時謝氏還健在。

長磧牌坊正面題批銘文

  牌坊上之聯“□十完貞云間孝義節烈重河山”,此句□處完全沒有任何刻過字的痕跡,整體又比上聯下脫了一個字的位置,應該說是有意留下空白,等待謝氏壽終后再補上但從牌坊竣工時間與獲圣旨、撰文作聯的時間比較,其相隔足有30年之久,此間如果謝氏還健在的話,已是107歲了。可當地從未有謝氏年壽過百的傳說,整個清代的長磧寨,亦未曾有百歲老人的口傳。

  另據朱克文先生提供的謝氏墓碑文記載,其上只載有謝氏的孝孫朱世弟(朱煐之號)、孝孫媳楊氏,以及孝婿和外孫的名字,沒有刻載謝氏的生卒時間。牌坊的銘文中,也只字未提謝氏終壽幾何,竣工前又沒補刻上年齡空白,故此,至今這便成了一個大謎團。

  牌坊險遭毀壞

  長磧謝氏牌坊,在民國時期曾一度受到特別的呵護因在此期間,長磧寨中出了一位風云人物,名叫朱文炳,號輔臣,他是朱煐的嫡系曾孫,時任黔軍第二師九梯團八營營長,主鳳泉(鳳岡)德隆鄉一帶地方事務他對高祖母之賢德牌坊很是敬重,要求所屬鄉民悉心管護并組織敬拜傳揚。一時間,長磧這座牌坊聲名遠揚,參觀瞻仰者甚眾

  上世紀“十年浩劫”時期,“破四舊”“打倒牛鬼蛇神”之風刮來,鳳岡縣通告新建公社,要求將長磧謝氏牌坊作為“牛鬼蛇神”的典型代表砸爛消除。接此通知后,長磧寨朱氏門中無一人肯令執行。不幸的是,有鄰村桂家“積極分子”桂某某,自告奮勇響應號召前來砸牌坊。此人來樓梯,爬上牌坊,用斧頭、鐵錘等工具或砍或砸。短時間,牌坊上的浮雕人物造像基本被其砸爛或敲掉在那個特殊的年代,圍觀者無人敢說半個不字。正待那人還要繼續破壞,想拆除牌坊時,幸得長磧寨上朱氏門中的精明人士急中生智,提議將牌坊留下,用石灰漿把整座牌坊涂抹覆蓋,用作書寫紅色標語的大宣傳牌,一可應對上級檢查,二可作為紅色宣傳用,才使之幸存下來。

  時隔兩年后,大隊集體修建水輪泵灌溉農田,又將牌坊基座作為水溝的一邊溝沿使用,長期水浸造成牌坊基礎下沉,個別基石出現破損。見此情景,長磧寨上開明人士朱克文先生與當時的村支書朱俊英商議,決定用水泥沙漿牌坊基座部分盡量加厚坐實,使流水不浸入座基底部,這樣避免了牌坊地基的繼續下沉,暫未造成更大的損壞。

  上世紀改革開放后,朱克文先生又私人出錢出力,幾次請人采用搭樓梯安裝腳手架的方式,數次爬上牌坊,用鏨子細心清除文字和部分造像的石灰覆蓋層,才使得牌坊上的部分畫像磚及文字露出真容。但因石灰覆蓋甚緊,難以完全清除,至今還有不少地方呈半隱半現狀態。

  長磧牌坊雖是保存下來了,但遺憾的是畫像磚上最珍貴的“八仙”人物造像和福、祿、壽、喜、才五星人物造像,已被當年的桂氏子弟“截肢斷臂”或“刮骨整形”了,一些文字亦是很難分辨清楚。因之,才出現1987年版《鳳岡縣文物志·二》和1994年版《鳳岡縣志》,在介紹長磧牌坊時,將“朱煐之祖母”誤為“朱煥之祖母”,又把合題請旌的時間“嘉慶二十二年”誤為建坊的時間,甚至導致了后來縣內的一些文史資料以訛傳訛,出現了“朱煥之祖母”、“朱煥之之祖母”、“朱煥之母”的多種謬載。

  慶幸的是,整座牌樓的外觀基本完整,磚上的文字大多較為清晰,亦有部分花鳥造像的形狀基本還整體保留著。在那個砸爛舊世界,建立新世界的特殊年代,鳳岡全縣數座功德牌坊、節孝牌坊,均遭厄運早就不復存在了而長磧謝氏牌坊基本完整保留下來,成為今天游客觀賞的景點和亮點,這不得不說是長磧人的幸運,亦是鳳岡人和鳳岡文化的幸運

  謝氏牌坊價值

  長磧謝氏節孝牌坊,不但有彰顯倡導節孝美德的教化作用,還有古代多人遺留的書法藝術作品,更有從遠古走來的“畫像磚”之珍貴實物藝術價值。

  牌坊上,有貴州省提督學院、巡撫部院官員的奏文,還有正安州選進士謝家蘭、龍泉知縣何應陶、儒學教諭孫會羲、候選儒學教諭朱香、龍邑廩生朱廷皋等一批清代地方名人的撰文、題聯,這些人不但書法造詣較高,極具藝術欣賞價值,他們的撰文亦是字句簡練、內涵豐富,楹聯對仗工整、喻意深刻,是更有值得今人借鑒和欣賞的文學價值。從這些銘文、題聯上,還可窺見牌坊主家的親脈關系、社會關系與文化背景,這對于研究當時龍邑地方的社會文化、民風民俗等方面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。

  長磧牌坊,又為典型的清代徽派風格建筑,牌坊脊背均系鏤空幾何紋,坊脊中間為寶塔頂,兩端飾以鹿形鴟吻,屋蓋為單檐廡殿頂,屋檐弧形,檐下塑須彌座,檐上翼角高翹,翼端挑鰲,整個樓蓋十分美觀,這是難得的清代建筑藝術珍品。

  牌坊柱子、墻體,除了有石料雕刻外,還有在貴州少見的“畫像磚”磚雕藝術。如,兩面“圣旨”周圍有磚雕“如意卷草”紋環繞,兩旁均有穿著清代官服的磚雕人像各一,像座似蓮臺花瓣,像身為正襟端坐。明間橫額上方,正面有福、祿、壽、喜、財之五星人物神像,背面有最為常見的“八仙”人物神像。牌坊明間上之橫坊兩面,都各雕刻有“花鳥瑞獸”“祥云龍騰”等圖案。兩次間各橫坊兩面均有“平安富貴”“如意八寶”等圖案。整座牌坊上的這些人物、花草、鳥獸圖案,活靈活現,栩栩如生。

  長磧節孝牌坊,把江南徽派建筑風格中經典的“畫像磚”移植在黔北的洪渡河畔,可謂是中原漢文化中“畫像磚”藝術的一次長途跋涉,在黔地實屬少有。

  畫像磚,原本是裝飾在建筑物上的一種用模印、繪畫或雕塑手法制成圖案、文字的藝術磚,是先用泥土預制成型,再入窯燒制的。制作者需要有較高的塑像藝術修為和窯工本領,才能制成有魅力的“磚畫像”它往往圖文并茂、形制多樣。畫像磚,始于戰國盛于漢,隋唐后逐漸衰落。如今,在中原、江南以及川陜地域的古建筑上還有大量存世,但在貴州地域就非常少見了鳳岡能有此一座較為完整的畫像磚牌坊,實在是彌足珍貴。

  牌坊銘文

  筆者將數碼照片在電腦上放大,對牌坊的磚刻銘文逐字逐句仔細辨識,將整理出來的文字記錄下來。有一對聯中的“□”為留下的空格,其余銘文中的標點符號乃筆者所加,斷句難免有誤,還望讀者批評指正。  

  正面題額:紫誥天長

  背面題額:玉潔冰清

  正面左側額坊刻文:

  “嘉慶二十二年,蒙提督學院張、巡撫部院朱,合題請旌,二十四年奉旨旌表。道光二十七年歲次丁未大呂月望五日穀旦。曾孫:廷覲、廷光;元孫:學曾、學三、學五敬建”。

  正面右側額坊刻文:“旌表,貞孝節義。我祖母謝儒人,青年矢志,白首完貞,聞於鄉閭傳諸邑,秉彰彰矣! 香自幼及長,耳妍媛之芳孝,睹閨門之盛事。亥!所尤難者,所天!既失膝下之子,姪室群之死靡。他堂上之翁姑侍養,乃奉旨竭甘,娛衰親於晚景;承先裕后,繼孤孫以綿禋祀;教養成名,年例既符。旌揚久協。

  縣主何查看得,朱謝氏心同冰潔,節比松貞,奉菽水以娛親,侍養匪解瘁勤劬。而鞠子課讀,惟勤始詠,柏舟甫及二十八載,備嘗荼苦已屆四十九年,既洽輿情,宜邀旌表。”

  背面右側額坊刻文:“詳記節母謝儒人。氏,系謝平儒之次女,乾隆二十三年,適儒童朱儒景為室,一十八歲,於三十三年儒景疾故,氏年二十八歲。苦志守節四十七載,現年七十五歲。氏夫朱儒景體弱多病,氏侍藥殷勤,曲盡婦道。善事翁姑,深得歡心。宗族咸稱其賢,鄉黨共惟其孝。氏于夫儒景故時,痛不欲生,翁姑再三勸諭,勉強受命,稱未亡人。且恕觸翁姑痛子之心,然雖不敢哭,常終夜飲泣。氏僅生二女,無子,嫡堂孫煐父母早世,稟命翁姑,繼煐為孫,以承宗祧。時煐尚在襁褓撫育。婚配及長,訓讀不倦,煐克游泮悉賴氏繼養之力。氏,於翁姑邁年得疾,晝夜親侍湯藥。翁姑歿,盡禮盡哀,自奉淡泊。而於祀辰蘋藻之儀必竭力期置,以展忱悃”。

  背面左側額坊刻文:“鄉眾公呈:奉菽水以承歡,仰事稱孝和,熊丸而教子課讀為勤。迨后,翁姑繼沒,竭力營葬,盡哀盡禮。今嗣孫朱煐現已入泮,氏七十七歲,守節四十九載。儒學教諭楊、訓導黃,查看得朱謝氏青年守節,皓首完貞,勤紡績以奉翁姑,孝思罔懈。立嗣孫于嫡堂承歡,委曲保護恩勤,且義方不懈。髫年之望重本,自姆儀父道,克兼類璧之蜚聲,端由內敦。洵屬巾幗完人,實為蘇吳閫范。固不特祀事,潔修樂餌,親調之世間人心也!用是彤管揚輝,表清操於不朽,蘭枝衍慶,綿世澤以無窮。爰因坊成記茲,盛典傳諸奕,葉鑒此貞榮。候選儒學教諭姪孫朱香撰。”

  正面對聯:

  四七矢志扉他德言容工照日月,

  □十完貞云間孝義節烈重河山。

  ——本邑廩生朱廷皋拜題

  苦節抱孫千載蒸嘗欣有托,

  養志如子畢生孝義永無虧。

  ——龍泉縣知縣何應陶題

  背面對聯

  代夫子以養親孝盡節全功莫大,

  抱堂孫而續嗣名成利就義彌高。

  ——正安州選進士謝家蘭拜題

  一室勁松操千□坤維昭正氣,

  九重榮鳳詔百年內則仰清風。

  ——龍泉縣儒學教諭孫會羲題

本文參考資料:

  1、 長磧朱克文先生抄錄整理的牌坊文字,朱煐墓、謝氏墓碑文,長磧朱氏史料及口傳。

  2、《朱氏族譜》長磧朱光銓編(民國刊印)。

  3、《鳳岡縣文物志二·長磧牌坊》張耀裕撰(1987年出版)。

  4、《鳳岡縣志·長磧牌坊》(1994年出版)。

  5、《清代大學士部院大臣總督巡撫全錄》(2010年出版)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關信息